绥化信息网 欢迎您!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网上投搞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本地经济
面向东南亚“龙头”:昆明还是南宁?
更新时间:2019-06-19 13:03:48 点击数:158 来源:本站

  这是每年最重要的“云南时间”。商洽会全称“南亚东南亚国家商品展暨投资贸易洽谈会”,被称为“永不落幕的南博会”。南博会(全称“中国-南亚博览会”)逢双年举行,商洽会则逢单年举行。

  3个月后,比南博会更“资深”、每年一届的中国-东盟博览会(下称“东博会”),也将在其永久举办地南宁迎来第16个年头。

  一直以来,南博会跟东博会都在暗自“较劲”:不仅邀请政要级别基本相同,参展商、货物品质等也非常趋同。这背后,还有一段不得不说的“恩怨情仇”:2003年,云南与东博会失之交臂;直到十年后,这个遗憾才因南博会永久落户得到弥补。

  如今,中国城市“南下”蔚然成风,都想在广阔的东南亚市场抢得先机。而广西和云南作为与东盟国家陆地接壤的两个省份,都自称面向东盟开放“桥头堡”。势必要“打头阵”的两座省会城市,竞争将不可避免。

  2013年,在昆明连续举办5届的南亚国家商品展,正式升格更名为南博会,成为与东博会“份量”相当的国家级区域性国际展览。

  彼时,《昆明日报》专程前往东博会考察,得出结论:南宁通过连续9届承办东博会,城市国际化程度迅速提升,而“改头换面”的南博会将对昆明带来同样的影响。南宁市委一名官员更直言,昆明与南宁有很多相似之处,“南宁的昨天就是昆明的明天”。

  东南亚拥有6亿人口,其中60%是青年人口,正在快速推进工业化、数字化。电商企业、电竞企业一边是纷至沓来的“掘金者”,另一边则是东南亚市场焕发的强劲活力。

  《经济学人》智库EIU曾预测,延续20多年的全球商业环境开始出现变化:在欧美和其他一些地方出现全球化现象和地缘风险,而亚洲则仍旧是一个快速增长的经济体,特别是东盟和印度经济突飞猛进。

 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所所长刘卿曾指出,“一带一路一下就把东南亚打开了”。而东南亚国家与中国的契合度具体体现在资金、城镇化等领域巨大的合作空间。

  昆明、南宁及其所在的云南、广西两省,率先感受到巨大的合作需求。以最近5年外贸数据为例,广西与东盟双边贸易实现多年连续增长;而在进出口额约为其一半的云南,与东盟双边贸易总体也呈上升态势。

  到去年底,已有泰国、马来西亚、越南、老挝、缅甸和柬埔寨6个东盟国家分别在南宁、昆明设立总领馆。航线方面,南宁吴圩国际机场基本形成覆盖东盟的“东盟通”航线网络;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国际航线也重点围绕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、澜湄合作区域等布局,已成为国内连接东南亚、南亚通航点最多的机场。

  事实上,两座城市对自身的定位颇为相似。对昆明而言,是建设立足西南、面向全国、辐射南亚东南亚的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;南宁则提出,将建设面向东盟开放合作的区域性国际城市。

  一个重要因素是,由于历史原因和地区发展条件限制,在影响合作的关键通道布局上,两地都还处于建设或运营初期阶段。

  中国(深圳)综合开发研究院物流与供应链管理研究所所长王国文告诉城叔,水运一直是东南亚国家贸易往来的主要手段,但耗费时间长,且难以覆盖所有东南亚国家。因此,打造一个网罗该地区各个国家的铁路网,能够大大提升合作层级。

  前后酝酿五十年之久,2006年,18个亚洲国家代表在韩国釜山正式签署《泛亚铁路网政府间协定》,东南亚铁路网雏形终于得以显现。

  其实,很长一段时间里,昆明都稳稳占据C位。在不少人印象中,位于东南亚的狭义“泛亚铁路”网包含东线、中线和西线,都是从昆明出发,经过中南半岛,在泰国曼谷汇合后,经吉隆坡直达新加坡。

  2017年,中泰铁路正式开工,受到广泛关注。根据媒体报道,这一高铁项目完成后,自昆明仅需7小时就能到达曼谷。

  云南省社科院东南亚研究所研究员陈铁军曾分析:过去,云南可谓中国经济发展的“死角”,交通较为落后,发展较为闭塞。泛亚铁路取得进展,对云南经济带动意义很大,将改变整个云南的区位形势。

  在昆明“高歌猛进”之时,南宁的身影却显得颇为暗淡。虽然“背靠大西南,临近粤港澳”,广西却既没能加强与邻省广东的联系融合,也没能发挥好“西部唯一的一片海”的地利优势。

  如今,南宁的机会来了2015年,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正式启动,并在去年升格为“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”。新加坡物流公司开始加速在广西布局,越来越多的铁海联运班列加速汇聚。与此同时,不久前,广西印发《广西全面对接粤港澳大湾区实施方案(2019-2021年)》,提出与大湾区构建海陆空立体交通网,同时积极承接全产业链产业转移。

  作为北部湾核心城市与广西首府的南宁,自然是通道建设的重点枢纽。去年底,国家发改委和交通运输部印发《构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》,南宁同时入选“陆港型”、“生产服务型”和“商贸服务型”国家物流枢纽城市。

  而在这一通道建设上,昆明与南宁竞争还将进一步加剧。根据现有规划,若所有线路布局完成后,两市作为中转,均从中国南方出发,通过复杂完整的铁路或铁水联运网,最终抵达新加坡。

  当然,要从末端变枢纽,并非修几条铁路这么简单。对于枢纽城市而言,更重要的是如何利用枢纽地位,真正推动自身经济发展。

  王国文指出,要将通道经济转化成本地经济,关键是要形成资源“池子”,让所有资源都愿意在此聚集,并实现共享。比如深圳,由于自身产业优势不断聚集资源,自然而然就形成航空与铁路枢纽。

  换句话说,一方面要提升城市本身竞争力;另一方面,要推动更多城市参与合作,实现国内外信息、数据等联动。

  尽管两座城市经济总量相差不大,但在知名度上,作为旅游城市的昆明远高于南宁。事实上,即便在广西省内,南宁也有桂林、柳州等劲敌环伺。为提升南宁存在感,自今年以来,广西不断强调强首府战略,以期提高南宁首位度。

  今年2月,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《关于支持云南省加快建设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的政策措施》,支持云南加快建设“辐射中心”、支持昆明市开展健康产业示范;而在更早发布的《北部湾城市群规划》中,南宁被定位为北部湾22市核心城市,以进一步推动要素集聚、强化国际合作。

  如何才能更快突破?“要打造跨境、跨国运营主体,提供综合商业解决方案。”王国文认为,这需要摸清各个地区的产业特色,寻找产业发展契合点,“谁找到产业合作的切口,谁就能率先推动合作达成。”

  据王国文观察,尽管面对的是同一个东南亚市场,南宁与昆明区位优势、角色都有不同之处,可以实现错位发展:南宁主要覆盖越南地区,从昆明出发则能串起老挝、缅甸、泰国等国家。

  “现在广西比云南外贸总额高,是自然形成的,因为各自经济基础不一样。下一步,关键是要通过地方产业集群构建,各自做好增量。”王国文说。

上一篇:松阳升级打造民宿经济发展“新高地” 复活传统村落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一周新闻排行
精彩图片
网站简介  |  本网动态  |  版权声明  |  新闻许可  |  联系我们  |  本网投稿  |  友情链接  |  意见反馈 Powerd by 绥化信息网 版权所有
鲁ICP备13029555号-1 违法信息举报:企鹅:1 2 6 9 2 4 5 3 8 1